会刊精选
重塑城市       
2018-05-21

房价不断飞涨和人口与日俱增推动着城市的扩张。在这一背景下,会计师们有机会将其传统中心地区的大都市规模公共设施服务推广到郊区。
作者:Linda Santacruz
未来城市
Bernard Salt当初完全没想到,千禧一代的鳄梨碎早午餐与他们试图进军悉尼住宅房地产市场之间的联系会如此紧密,掀起分析热潮。

这个人口统计学家表示,其目的是通过开个时髦的咖啡馆来“打趣婴儿潮一代”,以证明中年人思想的保守。

Salt先生在最近的《会计师日报》播客中说道,“我以自嘲的方式呈现这个专栏,目的在于嘲仿中年说教者。”

“我采用的方式是为婴儿潮一代开个他们喜欢的时髦咖啡馆。”

“你看不清菜单,因为字体太小……你甚至不能坐在牛奶箱上,因为你屁股的位置比膝盖低,你站不起来。然后你们互相在耳边窃窃私语,因为你永远不敢大声说出来。“看看那些吃鳄梨碎的年轻人,他们难道不应该存钱买房子吗?”

该专栏于2016年10月的某个周末发布。Salt先生表示,他在随后的周一上午10点接到了伦敦BBC的直播电话。

“这件事情瞬间全球化,病毒式疯狂传播。”

虽然Salt先生的观点可能引起了人们的共鸣,但实际上他的影响甚至更大:他的观点引发了全国范围内关于住房负担、生活方式选择和财产所有权的讨论。

Salt先生认为,由于人口和劳动力的增加,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预计不会大幅下降,甚至根本不会下降。

“我认为会计师可以获得很多机会。”

然而,州政府的基础设施支出创下历史新高,毕马威等公司认为,这将导致出现一个构建其他大型城市和开辟新市场的长期过程。

毕马威悉尼西部管理合伙人David Pring表示,那些寻求长期发展和扩大客户基础的会计师们将能够充分利用城市不断扩张的过程。


Pring先生说,“我们成功说服新南威尔士(NSW)政府大量投资基础设施,联邦政府亦是如此。”

“我认为会计师可以获得很多机会。”

全球效应

Salt先生预测,对于悉尼这样的城市,房产购买者要想在这个市场中立足还是不太容易,特别是新房产购买者。

Salt先生说,“我看到很多房地产专家预测泡沫会破灭,房地产价值将会暴跌。”

“悉尼目前的人口为500万。到2050年,将达到800万。如果我们每年继续向悉尼输送8万至9万人,这将会导致人口数量增加,而这些人口最终会因竞争而致使房地产升值。

所以,对于一个正在发展的城市而言,房地产的价值会持续提升。”

随后,澳大利亚人需要到城外寻求可负担的房子。然而,问题在于如何得到一份专业型工作。在澳大利亚。专业工作岗位最集中的地方是悉尼和墨尔本的中央商务区。

但Salt先生预测,这一情况很快就会有所改变。

 “是的,悉尼、墨尔本以及其他类似首都城市的中央商务区依然非常重要,不过我们将看到愈发强大的郊区就业中心。”他如是说道。“我认为下一代人不愿意从彭里斯乘坐一个半小时的火车才抵达中央商务区。”

“一座拥有800万人口的城市不可能让所有工作都集中在中心区域的某一个地方,就像煎鸡蛋一样。鸡蛋常会搅混在一起。

“我认为,专业型工作将扩散到比较重要的郊区地区中心。这些中心可能位于墨尔本的查斯顿、莫纳什或盒子山,当然也可以位于车士活、帕拉马塔,或位于悉尼的布莱克敦。”

愿景
毕马威的Pring先生表示,推动城市中心以外地区的就业和人口增长实际上是许多城市和州政府的构想,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新基础设施项目便证明了这一点,包括百格丽湾拟在2026年之前建成的铁路线和新机场。

他说,“在未来50年,人口增长规模将翻一番,而且大部分增长都来自于帕拉马塔以西的地区。”

“就人口数量而言,在未来十年内,悉尼西部预计将新增一个与堪培拉同等规模的城市,而在未来20年内,帕拉马塔西部将新增一个与阿得雷德同等规模的城市。据他估计,这将会是一次重大发展。当然,悉尼的中央商务区并不在中部,而实则是在东部。”

据Pring先生称,大悉尼委员会在计划中简单介绍了这些项目,委员会提议在东部建立一座带有中央商务区的城市,在帕拉马塔建立一个中央商务区,同时也在利物浦西部建立一个中央商务区。

他表示,委员会正在拟定一种“三城”模式,计划建立一个离家30分钟路程的生活、工作和娱乐圈子。”

根据Salt先生的说法,澳大利亚的其他大型城市也将采用同样的思路。

他说,“人们住在郊区,却要到另一个地方上班,这是不合逻辑的。为什么不把工作分散开来呢?”

这样可以减少通勤量,减少碳足迹,让人们拥有更多的时间,让城市更有趣、更有吸引力。有趣的是,你可能还会发现城市文化正在转变。比如,你会发现赶时髦的人们会选择在圣玛丽生活,而不是邦迪和圣基尔达。”

会计师的机遇
毕马威的Pring先生表示,在大型城市的扩张过程中,会计师们有机会进军那些与大都市中心相比公共设施服务尚不完善的市场。

他说,在二十一世纪初,毕马威实际上停掉了位于悉尼西部的业务,因为毕马威认为,随着更好技术的出现,更多的客户会希望获取远程服务。但十多年来,毕马威来自悉尼西部客户的收入却下降了。

Pring先生表示,“当时很多人认为,在使用技术后就不需要接近客户。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这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虽然工作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但你实际的工作还是需要与悉尼西部的工作保持一致。”

“毕马威认为,我们需要进驻帕拉马塔,因此我们三年前就在此成立了办事处。然后在此背景下,大悉尼委员会推出了‘三城’模式。我们考虑到了这一点,并表示如果这是宏观层面上寻求的模式,毕马威需要在所有三个城市都建立业务。”

“所以,我们一年前也在彭里斯开设了办事处。”

自西迁以来,Pring先生注意到了希望实施发展战略的公司对会计服务的需求。

他说,“我们发现,我们有很多机会来帮助这里的公司完成它们之前从未做过的事情。随着公司的复杂性提升,这些公司的需求也会不断增长。”

“我们发现,我们在此建立业务后,需求量很大。我们为该地区客户提供服务比中央商务区的客户容易得多。我认为,总体而言,对于关注悉尼西部且有能力的会计师而言,他们拥有很多机遇。”

“我们有必要进行创新,并引入新技术。这是会计师有能力处理的一项新元素。”

除了获得新业务外,向西扩展也为毕马威带来了新人才。

Pring先生表示,“我们能够提供离家更近的工作、生活和娱乐机会,这使我们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人才资源。我们能够吸引更多的人,因为他们可以缩短通勤时间,并且同时也可以加快职业发展。”

“这让我们有机会获得我们之前无法获得的人才资源库。”

尽管有人会说,他们可以通过虚拟关系服务西部客户,Pring先生对这种方式的有效性表示质疑。毕马威先前的经验表明,虽然这项工作可以远程完成,但所建立的关系并不密切。

他说,“为了发展关系,你需要能够接近市场。”

Salt先生肯定会同意这一观点。他说,董事会会议上“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工作场所的变化。
他表示,“需要我们考虑的是人们会在家工作吗?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当人们相互合作时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这些只是办公室里的闲聊。”

“这不是在家工作,而是在家附近工作。”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accountants20184-5月刊,第28-33页,《公共会计师》数码港http://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