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小企业:大愿景       
2020-01-17

9月初,公共会计师协会和迪肯大学联合举行了一次大型会议,重点讨论澳大利亚的生产力下降问题

除了解决当前严峻的经济困境,由IPA迪肯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于2019年9月4日至5日举办的“小企业,大视野”活动,还推动了各界齐心协力进一步提高中小企业的生产力。
此次活动汇聚澳大利亚和国际众多专家,围绕五个不可分割的支柱——金融资本、创新、监管、贸易和国际化以及人力资本,探索了如何为中小企业打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
IPA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康威在活动开幕致辞中说道:“虽然有些人说小型企业是经济发展的引擎机舱,但在我们看来这种说法不够充分;我们认为,小型企业本身就包含了整个工厂、厂房和设备。我们应从现在开始就努力促进小型企业的发展,否则我们的后代将会受到影响。”
大会主题演讲嘉宾包括住房部长兼助理财政部长迈克尔·苏卡尔,以及澳大利亚小型企业和家族企业监察专员凯特·卡内尔。
整个会场聚集众多政策制定者、企业人士和会计人员,大家认真听取了演讲嘉宾的精彩讲话,其中包括:美国小型企业管理局国际贸易办公室高级顾问尤金·科尼利厄斯,由贝拉克·奥巴马总统任命的前任首席宣传顾问温斯洛·萨金特博士,以及来自辛辛那提大学的富布莱特学者查尔斯·马修斯。

生产力不断下降,亟需采取行动
康威先生在开幕仪式上透露,长期以来,澳大利亚的生产力增长率一直在持续下降,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这一问题,以保障我们及后代的生活质量。
康威先生警告说:“过去20年来,澳大利亚的生产力增长率急剧下降。因此,如果要保障澳大利亚的生活水平,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康威先生在会场发言时解释道,尽管IPA在此过程中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包括与迪肯大学共同建立了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但我们仍有许多工作需要完成。
他说道:“要解决澳大利亚的生产力危机,我们还需要政府、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首先从‘小处’着手。”

融资仍为主要障碍
卡内尔女士在IPA迪肯会议演讲中说道,融资仍然是小企业成长的最大障碍。
卡内尔女士指出,尽管政府做出了努力,并且当前金融科技迅速发展,但小企业贷款领域仍然存在巨大缺口。
她解释说,在美国方面,通过小企业管理局(SBA)的努力,小型企业近50多年来一直是美国政策的重中之重,但是澳大利亚仍然在这一领域的优先处理方面力不从心。
她表示:“很久以前澳大利亚政府就了解到,需要制定一些支持机制,为小型企业创造健康的发展环境。而且这也是政府迫切需要完成的事情。但我们也意识到,我们距离目标的实现仍然相去甚远。”
卡内尔女士还围绕政府招标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她透露,根据规定美国政府必须将1000万美元以下的合同授予中小企业,但在澳大利亚,面向小型企业的政府采购项目还仅限于“回形针和三明治”。
苏卡尔先生肯定了卡内尔女士的观点,他说,尽管这一领域很有吸引力,但具体做法还需进一步仔细研究”。
苏卡尔先生解释说,决策制定最终要归结到风险规避,因为公众总是希望在纳税人款项的使用中将风险降至最低的。

ATO的建议
谈到会计人员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小型企业界的重要作用时,苏卡尔先生暗示,ATO之类的监管机构应该表现出更多的感激之情,尽一切可能协助从业人员完成关键性工作。
苏卡尔先生说道:“由于会计人员主要负责各种繁重的工作,我希望ATO能够更积极地参与会计领域交流,尽一切努力更好地促进他们与相关政府机构之间的各种互动。
“会计人员和顾问是小企业客户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企业不仅需要他们协助处理税务问题,还有大量的商业和非商业工作需求。
但拥有这种相互信赖关系的专业人士非常少。”
为回应助理财政部长的讲话,康威先生重点强调了IPA与政府之间的密切关系。
康威先生说道:“很高兴听到苏卡尔部长以助理财政部长的身份向我们的专业领域发出了强烈信号。”
“政府为各界成员的艰苦工作表示出真诚的敬意,我们衷心希望所有相关人员都可以作为小企业可信赖的顾问,努力协助政府成员的各项工作,保持税收制度的完整性。”

美国的经验教训
温斯洛·萨金特博士在台上的讲话将重点拉回到提高生产力这一话题上来,并建议澳大利亚可以从美国学习一些经验教训。
萨金特博士于2010年至2015年期间就职于SBA,他对澳大利亚成立ASBFEO表示赞赏,但他认为,尽管该机构与SBA类似,但其运作并没有达到相同水平。
他建议澳大利亚加强对三个B的关注程度,即the barriers (障碍)、best practices (最佳实践)和the big ideas (重要创意),以便在小企业遭遇重大问题时能够真正给予帮助。
萨金特博士建议:“研究美国的做法经验,努力成为小型企业的强大喉舌,举办论坛、提出倡议,不仅要活跃在堪培拉、墨尔本或悉尼这样的大都市,也要鼓励全国各地的从业者参与,让小企业主尽量靠近自己的代表机构,不要觉得自己的代表机构难以企及。”
关于如何填补贷款缺口,他指出,尽管获得融资“并不容易,因为有很多想法不应该盲目投资”,但SBA的贷款担保为银行赋予了更大能力向小企业提供贷款,这种方法值得澳大利亚探究。借此,虽然美国政府并未直接向小企业提供贷款资金,但它可以为贷款提供保障。

聚焦健康
但是,萨金特博士承认,澳大利亚在某些方面的做法确实更为出色,那就是,澳大利亚非常重视心理健康。
他说道:“我与他人共同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实际上让我身心交瘁。我患上了严重的支气管炎,但没有接受治疗,因为我必须专注处理自己的业务。
我没有锻炼身体,也没有去看医生,结果发展成了严重哮喘,差点送命。”
“于是,我总是对那些正在创业的人说,我知道那种压力。但一定要腾出时间照顾自己的精神健康和身体健康,因为就算事业成功,收入丰厚,获得种种好处,但如果搭上性命总是不划算的。”
迪肯大学的安德鲁·诺布莱特教授也谈到了心理健康意识的重要性。他建议,会计人员是帮助小企业主获得所需帮助的关键人物。诺布莱特教授说道:“聘用一位全面发展的会计师,能够更加灵活地处理业务,提供各种不同服务,并针对问题解决、战略计划甚至是员工计划提供总体指导意见,除了审计和合规事务之外,还能处理其他各种不同事务,这样的人才非常宝贵。”
他解释说,对于会计人员而言,具备这一领域的特定知识非常重要。

纳入课程内容
当被问及,是否应该将心理健康急救纳入会计课程之中,从而提高会计师的能力,使其更好地应对客户所面临的心理健康问题时,诺布莱特教授说,任何一位提供面对面人工服务的人员都需要接受这种能力教育。
他说道:“过去,我们已经看到诸如医生、护士、警官、教师等人员提供人工服务,当然这些人都需要接受心理健康素养方面的培训……”
“但是我认为,我们迫切需要将心理健康素养培训纳入本科和研究生会计课程,以及法律课程和其他与公众互动的专业领域教育。”

积极的企业家心态
在第二天会议即将结束时,IPA集团倡导与技术总监维姬·史提拉诺解释说,小型企业和会计人员都必须具备“积极的企业家心态”,如此才能促进生产力持续提高。
史提拉诺女士说道:“我认为我们需要有紧迫感。我们没有那种闯荡世界、参与竞争、力争上游、取得成功的迫切欲望。”
她解释说,在美国,人们的紧迫感更加强烈,社会普遍具备那种‘是的,我能做到’的精神。
史提拉诺女士总结道:“在我看来,这就是我们的欠缺之处。因此,会计师和顾问有责任真正开始改变这种思维方式。”
“我真的认为,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个国家尽快改变这一现状,那么我们落后的差距将继续扩大。”
萨金特博士也同意这一观点。
他解释说,他在澳大利亚的中小型企业群体中看到的精神是,“是的,我们以后会做到的,我们可以学习,但这不是当前的首要任务”。
他认为社会需要建立这种观念,
“我们要走在前列,不仅仅作为大部队的一份子,而且要引领前进方向。”
“是的,我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没办法做到,但我们一定要争取领先,了解世界的发展趋势。” ℗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1910-11月刊,第10-13页,
《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